您现在的位置:

地幔地柱 >

往生_经典文章

  幽暗寂静的地府黄泉,黑衣蒙面的女子轻捣药炉,身后脚步声渐近,孟姑蹙眉。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和你说过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孟姑严肃道。“想你了,就来了呗,诺,接着。”男子名叫月之归,他满脸痞气的说道。孟姑接过丢过来的东西:“这是什么?”“桃花玲珑糕,”月之归伸了个懒腰:哎呦“今天炎君那老东西嫁闺女,乐的和什么似的,我多喝了两杯,就借口出来找你了。”孟姑失笑:“找我?往生桥无人无趣,你素来爱凑热闹,到我这来有什么意思的?”“喂喂喂,你也太低估你自己了吧,本公子倒是觉得,看你熬汤,比外面那些曲意迎合,趋炎附势的假腔调有意思多了,干嘛,不欢迎我啊!”孟姑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月之归:“怎么,我这张脸上有欢迎你的意思吗?”月之归被这么一噎假装怒道:“你……你信不信本公子现在就掀了你这破地府!”孟姑倒是慢条斯理:“要掀你早就便掀了,何需等到现在。”月之归无奈只好小声嘀咕道:“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欺负人嘛!”“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孟姑疑问。“没什么……”月之归好像想起什么,突然问道:“诶,孟姑,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刚认识那会儿,你对我可不是这么冷冰冰的。”“若是那会儿,我知道你这般缠人我自是不会搭理你。”2月之归和孟姑初次邂逅时他是个酩酊大醉的醉汉……“唔,我不喝了,不喝了,别灌了,……嗯?这是哪啊……”孟姑听到声音忽然警觉:“什么人!”那月之归痴痴傻笑:“你问我啊,嘿嘿嘿……小爷我是……隔……我是九重天未来的老大!”他越说越激动:“是天帝你知道吗?是天皇老子!”孟姑见到此人如此大言不惭,急忙捂住他的嘴:“喂,你疯了!”环视四周无人一把拉住这个醉汉:“你和我我过来!”谁知月之归竟耍起少爷脾气:“你别拉我,别拉我!小爷我要砍掉你的脑袋,砍你的脑袋!”孟姑埋怨:“你吵死了,疯疯癫癫言行无状,怎么跑到我往生河来了……”孟姑给月之归喂了醒酒汤,月之归睡了一夜醒来。一早月之归睁开眼,突然感觉头痛:“哎呦呦呦呦,我的脑袋……”孟姑看着他面无表情:“你醒了?”月之归抬头看了看孟姑,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指了指孟姑,又指了指自己又欲言又止:“你……我……我们……”孟姑蹙眉:“你想哪去了,昨夜你喝醉,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来了,看你满口胡话,将你带回也着实无奈~”月之归露出欠揍的表情:“那……我还是清白的喽?”“是。”孟姑翻了个白眼。月之归长叹一口气:“呼……吓在什么情况下癫痫容易发作呢死我了,我一个黄花大小伙,要是就这样丢了清白,那我多亏啊!”孟姑偏过头来,咬牙切齿一把捏碎手中的那喂月之归喝过汤的碗:“怎么着,把清白丢给我就是你亏了?”见状月之归着实被吓到“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到机智的转移话题:“对了,这是哪啊?我醒来这么久,怎么除了咱么两个,一点动静都没有啊?”房间忽然一阵沉默,孟姑才说:“这是往生桥,也是你们说的黄泉路。”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孟姑眸子里的悲伤,宽慰道:“黄泉路就黄泉路呗,不就是人少了点,动静小了点,用得着这么悲悲戚戚的吗?”孟姑自嘲:“是啊,用得着吗……行了,既然醒了,就回你该回的地方吧,我还有事,就不做陪了”月之归叫住孟姑“还有事?”“我听我父亲说过,千年之前,天宫有个位高权重的仙娥不惧天威,执意保沧州台仙子和长生殿下红线不断,触怒天帝,被罚至禁守黄泉,永不得离开,这个人……该不会是你吧?”孟姑淡淡地说:“你要问的就是这个?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等等,如果你不是她,那能不能带我引见一下,我很想认识她!”“你找她作甚?”“有情有义,不屈天道,这样的女子,难道不值得我去结识吗?!”孟姑顿了一下又笑到:“不必去了,她已经死了。”月之归张大嘴惊诧:“死了?!”孟姑有些落寞:“是,死在这千年的沧海无声,孤寂阴寒中……”3“你说你成日赖在我这,你父亲若是知道,恐怕受罚不小。”月之归不屑:“他才不在乎呢!他一直那么忙,哪管的着这些。”“天帝管辖六界,事务自是忙了些,也怨不得他。”月之归没反应过来:“你……”“能够自由出入黄泉,成日游手好闲,你的身份,从来就不难猜。”孟姑一脸平静。“我……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月之归的声音闷闷的。“我知道。”月之归小心翼翼地看着孟姑:“阿孟,你……不会……生气了吧?”“没有,我会在这是天命,你会误闯也是天命,既然都是天意,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月之归忽然激动:“天意?你也相信天意?”孟姑无奈地笑:“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我也曾经反抗过,可你看看我,现在的我有什么资格和天叫板?我在这呆了三千多年,三千年……再锋利的棱角终于被磨平了!”"难道你就是…” 月之归恍然明白了一切,但话到嘴边他却问不出口。曾经一位拥有着荣耀与傲骨的仙娥,却因为一次逆天规的红线被贬到此来看守无人无趣漫天阴雨的黄泉路!三千年啊,而让其遭遇此心刑的人,正是这地之所畏,天之所主的六界主宰—天帝!“我会带你出去!你要相信我!”看到孟姑的落寞神情羊癫疯是怎么治疗,自己的心里也尽是酸楚。顿了两秒,孟姑哽咽,突然提到:“他们终还是没在一起~”之归不明觉厉:“什么?”“沧州台已是一片平地,长生殿亦成囚牢……不惧天威?”孟姑自嘲:“我在这呆了三千年,这就是天威!万物死寂,与世隔绝,这便是天意!”孟姑手指苍天,身子不断地颤抖着。孟姑落下悲痛的泪水:“你说世有桃花夭夭,可何处为世?我怎能再见此花芳菲?这是往生桥亦是黄泉道,是天道!我认命了!”看见孟姑这般,月之归眸子里透出温柔:“阿孟,你想看桃花吗?”孟姑颤抖着身子:“之归?”“你素来爱吃桃花糕,你是否还记得桃花盛开的的样子?”孟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往生桥无花无草,无木无果,我看过最后一次桃花开,却是在沧州台,我折下一根桃枝,随我来此,谁知黄泉水土,竟也如天规般无情。”孟姑手上出现一根桃花枝,挥了挥手,花还是那枝花,只是香气散尽。“你想不想看看人间的桃月芳菲,我带你去。”他的眼神满是温柔与疼惜。孟姑有种不好的预感:“之归?!”月之归用力抱住孟姑温柔的说:“你既然说了我出现在这是天意,那我在这遇见你,爱上你,那都是天意,你等着我,我带你去看桃花,去看人间三月天……”说完便转身离开。孟姑突然慌张:“之归你别做傻事!”她想拦住他,可月之归转身时便设了一道结界,孟姑被困在了里面,她惊慌失措,不断喊着“之归你回来!”……4在这之后,月之归在未来过往生,但传闻却一句句落到孟姑耳朵里,听闻天帝幼子执意要向天帝求娶待罪黄泉女娥,帝君大怒,束之蛮荒,扔不动其心。这痴情郎被断十二根仙骨,受地府十八层禁罚,永除仙籍,只为与心上人相守,天帝震怒却仍不懂其意,无奈之下,只得妥协,解除仙娥待罪之身,生世贬为人族,听闻此子已转世,将过黄泉……孟姑哽咽:“之归……”月之归温柔地看着她:“我说过,会带你去看逃之夭夭,灼灼其华……”5二人变成了凡人,他们看遍人间美景,也食油盐酱醋,过着所有凡人琐碎,如是至此白头偕老,那人生该何其圆满?奈何他们都曾为仙籍,普通人的生活,岂是那么容易?在集市上,孟姑带着一篮子菜打算回家,她精神恍惚,却被迎面而来的公子撞到在地,公子将她扶起,对她一见钟情……回到家中她缝补着摔倒在地时被磨破的衣裳,月之归回来向她递来了一个东西:“你爱吃的桃花糕。”孟姑看着桃花糕低声叹气:“总吃这种东西也会腻,人间呆的久了也会倦腻,我倒是觉得往生桥也不错,虽是处处凄凉,但也没这些烦心琐事,人间是美,但是也处处生恶。”“笨蛋,你还有我啊,癫痫病发作有没有规律我会为你保住人间最后一丝美,有你在我不会倦腻,我相信你也是如此。”月之归对孟姑话语中嵌着温柔。“不, 这十几年,我早就累了,早知凡间这般苦累,我定不会和你一起削去仙籍。”听得孟姑语气略显生硬,月之归惊诧:"你,你说什么?"“月之归,和你说实话吧,你第一次来到往生桥,我就知道你是天帝之子,我在那里守了三千年,定需要利用你助我逃离, 我本认为我会回位仙籍,谁曾想你竟会为了我甘心断仙骨,受禁罚!”孟姑把缝补好的衣服放到床上。" 啊,原来是这样, 今日集市看到一位富家子贵,他把你撞倒,给了你一锭银子, 你很久都没如此笑过, 你想要那般富贵的生活,是吗?"好像知道她会这么说,月之归竟然什么表情都没有。"是啊,既然不能做仙娥,那做人总得富贵一点,你为我受苦我很感动,但那不是爱,从来都不是。对了,那个公子姓高。" 她字字如刀,割在他的心上。"你走吧!月之归转身打开房门。她回身把缝补好的衣裳放到月之归的手上:"此物留给你!”她走了, 她除了那个桃花糕什么都没带走,房里只剩下月之归一人……6两年后, 月之归满脸胡渣看着床上那个缝补过的素衣,目光呆滞。此时有一人走了进来,:"孩子, 和我走吧!"她走了,我得在这守着, 万一她回来找我怎么办?月之归依然看着那件衣物。"唉,傻孩子,你该知道她不会回来的!”"你贵为天帝,可为何要制定这等规矩,若不是如此,我们也是神仙眷侣了!"之归啊,我虽是六界主宰,纵使我再大,又怎大的过天呢? 我生而为神,天帝的位置不过是被绑架在六界的道德制高点,我没得选!""她要走便走,骗我作甚,她可是孟姑啊,她怎么可以瞒得住我:她留我在此,竟这般残忍? 他终是抱着天帝大哭了一场。月之归带着孟姑的衣物跟着天帝走了。7最终天谴到了,它落在了天帝的身上,天帝被无头的刑天用斧斩下了头,六界换主……原来孟姑早知天谴之事, 不遵天规定遭天谴,孟姑给仓州台仙子和长生殿下牵线后,天谴便落在了二人身上,天帝将其罚至禁守黄泉。却不想月之归竟会跑去往生桥与孟姑相识。天帝本想让月之归妥协让他永不再见孟姑,奈何他这个儿子心意坚决,天帝只有妥协,可做为父亲他怎能看­着儿子受这断骨之刑?他还是给之归留了一根仙骨。 .他们二人在凡间的第十四年, 月之归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昏睡,有一天孟姑给他擦试身子的时候,看见了他竟还有一根仙骨, 他竟还是仙体,如果他们在一起,那他就必遭天谴。天帝早知月之归会是如此,派人来到凡间告知孟姑,孟姑就和癫痫病能遗传吗天帝的人演了一场戏。 孟姑心不在焉地走在集市上, 那位“高公子”正在月之归出现的时候也出现在了孟姑的面前。"他看着呢,你演的像点,你想让他死吗?''听罢这话,本是容颜无色的孟姑,拿着那锭银子佯装喜色,她希望他看见这一切,然后,她就会无所顾忌的离开。终是她走了,只留他一人,只为留他周全, 天谴, 天遣,她走了,就是对他的天遣。没有剔净月之归的仙骨,是天帝的错,为了护儿子周全天帝给老天演了一场戏,并且恢复了他的仙籍,天之尊严就算是天帝也不可触之,天帝接下了所有天遣。8孟姑回到了往生桥,黄泉路还是老样子,无人无趣,但以前总有一个嘴贫的少年在她身边烦到她动怒,可如今她只有那个桃花糕,样子倒是新鲜,可是却吃不得,她也舍不得。她学会了做一种忘魂汤,她起名为孟婆汤,结果这往生桥上的过路人都叫她孟婆,人人都认为孟姑是洗尽铅华,忘却了红尘才来到这往生桥,可谁知道竟也是因为一个情字。月之归在天界竟做起了牵红线的活,他位列仙班,早已不是什么天帝之子,他只是希望天下有情人可以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他没了少年时的任性,心智上多了一份韧性,他要替孟姑完成她想要完成的。又过了千年,一个叫孙悟空的石猴来到天界当官,他偷喝宴酒时候被月之归全部看在眼里,酒都喝光了他才看见他,月之归哈哈哈大笑,孙悟空拽着他的衣服:“你这老头,穿的这么红,来此作甚?”“我听其他仙人说大圣在天界当官,故来看看,没想到你竟在此偷酒吃,哈哈哈哈…”月之归轻抚自己的长胡子大笑。“他们都叫我弼马温,你肯叫我大圣,你定有事求我,说吧,何事?”“敢问大圣可曾去过冥界黄泉路的往生桥?”“你就问这个?我倒是去过黄泉路,不过桥叫奈何桥,那里荒凉一片尽是漫天阴涩,桥头还有一个姑姑叫孟婆,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往生桥?”“大圣是否见过孟婆?她可还好?”月之归拿出一个桃花糕,掰下一块放进口中。“她当然好,她身边总是带着一个桃花糕,我去大闹地府时,本想偷那个桃花糕,却被她揪住耳朵,此人好生犀利……明明是个姑娘却被人称为孟婆,也不知道那些过路人是怎么想的,喂,老头,刚见你在吃桃花糕,那位姑姑莫不是你女儿?”“女儿?开什么玩笑,那老太婆可比我还大,哈哈哈哈哈……”孙悟空与月之归把酒言欢后就离开了。月之归低头看着人间的小房子“老矣,老矣,应当休矣,是时候带你去看逃之夭夭 灼灼其华了……”孟姑也放下用来盛孟婆汤的汤匙“我就知道我骗不了你,好久没吃桃花糕了……”

© zw.frnpb.com  园囿污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