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必也射乎 >

小头_经典美文

  是日,微稀的柔光潜入了小头的双眸中,小头从朦胧的梦中渐渐苏醒。大脑发出指令:示意小头有意识地抬起右手,揉搓掉眼角溢出的生理产物“眼屎”。只一瞬间,小头便错愕道:“麻辣个鸡,什么情况?”

  奈何小头如何竭尽全力地抬手,此时的双手如同千斤顶一般。

  小头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我一夜之间长肥了?”随后又迅速被“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猪!”的想法推翻了。

  小头只好暂时屈服于自己的双手,猛然抬起沉重的头颅,从脊椎处渗出内力,勉然起身。

  “麻辣个鸡,我的手?我的腿?这……什么情况!”小头吃惊地说,瞪大的双眼如同一颗巨重的铁球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从眼眶中溜出。

  “我不是在做梦吧!不对,我一定是在做梦!”小头安慰自己道,随即又依靠着脊椎的内力,“嘭!”的一声,倒入了温暖的被窝中。

  直到,猛然间,“啪啪啪!”几声敲门声响起,随之而来,是星际快递的催促声“您好,您的快递到了!”小头才彻底从朦胧中觉醒。

  小头使劲地抬出自己的“右手”,缓缓掀开被子,仔细打量起这双“新手”,还有“新腿”,一阵苦笑过后,又是一阵连绵不绝的“麻辣个鸡!”

  02

  小头是土星上一个最普通的生灵,每天的生活也很普通,过着每一个普通人都过着的普通生活。

  每天清晨早起,洗脸刷牙上厕所,穿衣服喝水吃早餐。一切都是那么稀松平常,那么的自然又淡然。

  可是,那天清晨早起后,小头的平静生活却因此被打破了。

  只见小头从余温尽绕的床上,缓缓转了个身,尝试着抬起轻盈的双脚,轻轻地踩在摆放在地面的拖鞋上。

  尽管鞋子的尺码明显变大了很大,小头还是咬了咬牙,吃力地撑起双腿,一步,两步,三步,步调极其缓慢地走着。一张一弛之间,好似那过往的人生一般艰辛。请问小孩吃了治疗癫痫病的药会有什么副作用

  “麻辣个鸡!这是什么牌子的报应啊!”小头暗暗吐槽了句。

  小头就这样带着新鲜又刺激的双腿,从卧室一步一步漫到了厕所,在那个最熟悉的位置上,极其娴熟地弯下了腰。

  随后,又用着不怎么灵活的双手,扒了扒自己仅存的内裤。心中愤然道:“谁他娘发明的内裤,真麻烦!”

  就这样,小头用着纤长的双手,完成了一次擦屁股的工作,那刺激,那酸爽,恐怕得让小头回味终身了。

  03

  旋即,小头换了换姿势,决定学着伟大的祖先们的模样,试着用双手双脚一起走路。

  不要问小头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就是那么做了,并且还很开心。

  小头从衣柜中精心挑选了一套西装,配着那条小头最喜欢的格子领带,假装愉快地走出了自己家的大门。

  小头还不怎么习惯用双腿双脚一起走路,尽管今天的腿异乎寻常地短,短到够不着地面上的温凉,只得硬生生荡漾在空气中。

  小头下意识地抬起右腿,按了按电梯中的方形按钮,伴随着肚子中传来的阵阵“咕噜咕噜”声,来到了小头家门口的傻帽面馆,那是小头最喜欢吃的一家面馆。

  “小头来了。”老板谄媚问候道,目光打在小头的身上,意犹未尽的话语藏在了眼神中:“这小子,今天出门前,脑袋是被驴踢了吧!”

  “还是老样子。”小头沙哑地说道。显然没有太理会旁人惊异的目光。

  小头来到那个熟悉的靠窗位置,缓缓坐下,两双手不自觉地颤了颤。随后又换了一个姿势,背靠着桌子坐了坐。而后又猛然起身,盯着这该死的桌子,狠狠地骂了一句:“麻辣个鸡!”

  果然是报应不爽,“哄!”的一声,小头摔出了个狗吃翔的惨样,引得旁人好一阵哄笑。

  在这一来一回的妥协之中,小头还是毅然决然地抬起了右腿,用他最喜欢用的腿,夹起他最喜欢的面。顿时,面中的牛肉味与泥土中的香草味,柔杂在了小头的心脾之上,山西癫痫病重点医院久久不能忘怀。

  04

  “老板,结账!”小头一边用力地叫唤着,右手扭捏地掏在衣服的右口袋里,徘徊了许久,“不是吧!我记得我明明放在右口袋里了!”一阵错愕之后,小头才猛然意识到问题之所在。

  小头猛然转了转头,靠着敏锐的察觉力和专业的判断力,迅速地环视了下周围的人群。只一个瞬间,“嘿,你给我站住!”一声如雷般的叫吼声从小头口中冒出。

  叫吼声直呼的对象,显然觉察到了这声温暖又熟悉的呼唤。只见那人猛然回头,用火箭般的速度望了一眼小头,而后倏然离去,速度极快,像风一样。

  “你给我站住!”小头用双腿快跑了几步后,实在是吃不消,而后毅然决然地再次采用先祖的行走方式,转而用双腿双脚飘然奔腾在地,向那人猛烈追去。心中还时不时默念起:“麻辣个鸡!”

  想必是新手新腿之间协调力度还是不够,奈何小头用尽吃奶的力气狂奔着,也未能赶至前人的万一。

  只见那人,茫茫然消散在了街角的巷子里,只留下最后的背影回荡在了小头的心尖上,久久不能忘怀:“麻辣个鸡!狗娘养的,竟敢偷爷爷我的钱袋!”

  05

  小头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傻冒面馆,跟老板寒暄了几句过后,便灰溜溜地走了。

  “麻辣个鸡!本想着可以好好歇几天,没曾想,又得重操就业去。”小头自言自语道,随即咳了咳,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

  紧接着,小头又花了半天时间,蹑手蹑脚地来到了那个老地方,那个他最喜欢的商场。里面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

  “头哥,你来了!”只见一个稚嫩的声音,朝小头的耳中飘去,语气极其恭敬,带着丝丝犹疑。

  “二狗子,你……你……你怎么也中邪了?”小头望着对面半趴在地上的二狗子好奇地问道。眼神中竟多出了一丝愉悦和安慰。

  二狗子正欲答话,却被侧面迎来的一句叫吼声“头哥,还有我呢!”打断了。新乡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

  小头转身,朝迎面而来的三娃子探了探眼,吐嘈了句:“麻辣个鸡!”顿时一阵尴尬留在了黑俅俅的脸上。

  三个人,先是怒目而视,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而后又缓缓点了点头,一阵苦笑蔓延开来。

  猛然间,一个苍老又空灵的声音从耳畔响起:“很好,现在你们已经察觉到了自己所犯的罪孽。土星的愿力已然对你们做出了惩罚。”

  “麻辣个鸡!什么鬼愿力!他娘的!”小头在嘴边默念到,声音极小,小到他以为谁也听不见。

  “现在,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获得亏欠之人的原谅,要么为土星文明献出一份力!”空灵声再次响起,随后便消失了踪影。

  奈何小头着急追问道:“什么原谅?怎么献力!”也迟迟未得回复。

  06

  恍惚之间,一个熟悉的身影,浮在了小头的视线中。小头若有若无地瞟了瞟远处的身影,约过了几秒,大脑才反应过来,说:“麻辣个鸡!果然是冤家路窄啊!”

  随即,小头用着半生不熟的“四双腿”,快步向前奔去,就差那么一丢丢,便够着了那个小偷的衣角,谁料,竟被他闪现加疾跑,硬生生躲过了一截。

  小头气得牙痒痒的。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一个追一个跑,好不惬意。小头心下急了,便猛力甩起并不太协调的双手双脚,像踩了个风火轮似的,向前飞去。

  眼看,就要赶上了。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股莫名而来的力量从小头身后袭来,惹得小头一阵旋转的趔趄,“唰!”的一声,倾倒在地。

  只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刹车声:“哧……哧……哧……”还有一连串叫骂声:“混蛋!走路不带眼睛的!找死啊……”

  当小头从激烈的震荡中,微微清醒,才察觉到身体下方一团软绵绵的物体。旋即,小头猛然起身,“麻辣个鸡!”一声大叫,吃惊地望着倒地的老奶奶。那老奶奶面容极其憔悴,憔悴中还藏着厚重的慈祥。

  “你没事吧!”郑州市羊羔疯医院专家在线小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眼角含着丝丝透明的液体,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

  07

  后来,小头在医院里照顾了老奶奶三天三夜,直到老奶奶脱离生命危险,从睡梦中苏醒。

  那天,深夜秋凉的风,吹进了医院中,吹进了医院的那扇窗户中,也吹进了小头的心中,惹得小头好一阵哆嗦。

  老奶奶徐徐睁开眼,带着模糊的视线望向小头。就这样,两人双目浅浅对视了片刻,一句话也没有说。

  少顷,小头好不害羞地转了转头,脸上泛起一阵微红,说:“谢谢你!”

  老奶奶的嘴角微微上扬道:“不用客气,小伙子!”随后,心中漫出了一朵花形的涟漪。

  “还有……对不起!”小头慢慢吞吞说道,头部不自觉地左右微摇摆着。脑海中还浮现出一个熟悉的画面:“就是在那一个商场中,小头在细细打量了老奶奶许久后,娴熟地从老奶奶的口袋中偷走了她的钱包。”

  “没关系,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老奶奶缓缓抬起右手,摸了摸小头的头,说。似乎这一字一句里所潜藏的含义,大家都了然于心。

  瞬时,小头的双手双脚像经历了魔法的洗礼一般,重新回归了原位,结束了这场“手脚互换”的闹剧。

  小头在看到自己纤细的手和纤长的大腿后,一种油然而生的喜悦之情瞬时浮在了脸上。那是一种重生的感觉,那是一种希望的力量。

  “麻辣个鸡!”小头笑着说,而心头上的另一个声音却说:“他娘的!老子以后再也不偷东西了!”

  ……

  直到,老奶奶出院后,小头才安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与另一个熟悉的身影,透明般伫立在小头家客厅的半空中。

  “圣主姥姥,您看这一次,我演得可还逼真?”说话的正是那个被风火轮追着满街跑的“小偷”。

  而后老奶奶并未言语,一阵“咳咳……”声后,随即消散在了空气中。

© zw.frnpb.com  园囿污池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